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肛交,新手必看

桃花村小学离的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差不多到了,几栋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上次翻修还是几年前,现在墙皮都有些开裂了。

  学校一共有六个班,一年级到六年级,然后乡里才有初中,县城里才有高中。

  六个班总共加起来也才一百多个孩子,都是周边村子的。

  至于教职工,加上校长,才一共5个人。

  其中今年24岁的刘宇是最年轻的,其他老师最少也比他大十几岁。

  这山村小学连校门都没有,操场上到是立了根旗杆,星期一的时候升旗用,怕风吹日晒的,平常旗都是取下来保管。

  刘宇走进稍显破旧的办公室,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今天的课堂笔记,忽然看到校长一脸和蔼笑容的走了过来。

  “刘老师,忙着呢?”刘宇赶紧站起来表示尊重,寒暄了两句,他问道:“校长,有什么事吗?”“是有事想麻烦你。

  ”校长沉吟说道:“县里通知,今年的慈善款项下来了,咱们小学分配了几十套课外书,还有一些学生用品,让咱们去领一下。

  ”说到着,校长有些歉意:“往年这种事我都是让老王去办的,不过这次有点特殊,通知上说,这次一起过来的还有位老师,跟你一样都是来支教的。

  ”“老王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就寻思让你跑一趟,毕竟你们都是大城市里来的支教老师,可能更有话题。

  ”原来是这事儿。

  刘宇心中了然,他倒是没想推辞,不过几十公里的山路可不好走。

  “我帮你借了个摩托车,你骑车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校长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指了指不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

  刘宇其实挺喜欢摩托车的,见有车子代步,心里有些痒痒的,没多想答应了下来。

  “对了,那老师叫做陈梦瑶。

  ”“是个女的?”听这名字,挺美的。

  “对对对,是个女老师,你快去接,别叫人久等了,我马上帮你去上课”校长看迟到几分钟了,拿过刘宇准备好的课堂资料,赶紧跑去。

  刘宇推出了车子,这铁东西锈迹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爱惜,他暗骂了句,开始发动车子,踩了几下,都没打着火。

  抬头却看到了一个女学生往外走去……这正是他班上的学生,长得挺水灵漂亮的,明显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发育得不错,胸口已经鼓鼓的了。

  那脸蛋儿白白嫩嫩,大眼睛,双眼皮,小嘴红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欢作弄她,其实是变着花样引她注意。

  因为是单亲家庭,所以刘宇平时对小女孩挺照顾的,她跟刘宇也亲近。

  “张莉莉,你上哪儿去?”刘宇喊道。

  “刘老师,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顾她。

  ”张(姐弟乱性)莉莉走了过来,衣着朴素,不加修饰的俏脸却显得格外清纯动人。

  “这样啊,老师刚好要走那边,我带你去。

  ”“谢谢老师。

  ”她羞羞一笑,就利落的跨坐上摩托车,搂住刘宇的腰,胸前初具规模的饱满也贴了过来。

  刘宇感受到后背的柔软,莫名有些心猿意马。

  但很快暗骂自己无耻,怎么可以生出那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这可是自己的学生,才多大,瞎想可是要遭雷劈的。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终于用脚蹬踩着火了。

  摩托车嘟嘟嘟的冒出一阵黑烟,一拧油门,两个轮子转圈,加速行驶起来。

  山村大都是土路,上面铺一层石头防止泥泞,所以摩托车行驶在上面很是簸箕。

  张莉莉为了坐的舒服,就抱得很紧。

  如此一来,却害苦了刘宇,被小姑娘鼓鼓的小胸脯磨蹭的老是走神,差点没一头扎进沟里。

  桃花村现在壮年男人不多,因为都往外打工挣钱去了,不少发财的,回来后老婆穿金戴银,一个劲儿的炫耀。

  而张莉莉的爸爸也抵挡不住这样的风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没回来过了,听村上的人说,是一次工地械斗,被打死了。

  这就可怜了张莉莉的母亲,当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读过点书的老张给说动了心。

  谁知道他就是个空心大萝卜,没什么本事,光会说。

  等发现的时候,都怀上张莉莉了,所以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终于到了她家那边,刘宇停了车。

  “谢谢老师。

  ”张莉莉脆生生的说了句,脸有点儿红红的,转身走了。

  刘宇看着她的俏丽背影,难免有些感慨。

  挺好的一姑娘,却禁锢在了这深山里,未来可以预见,等到十六七岁的时候,说一个婆家,然后嫁人生子,劳累度日,一辈子就那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刘宇叹了口气,不再多想,骑着摩托车朝着乡里继续前进。

  骑到半路的时候,才想起来校长没说那老师长什么样子,也没个照片啥的。

  到时候认不到人怎么办?这来回一趟又嫌麻烦,弯弯绕绕的,路又差,还好几次熄了火。

  足足骑了一个多小时,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刘宇可不想多跑一趟,只能到了地方再想办法找人,大不了去教育厅问。

  青山乡也是县里出了名的贫困乡,连水泥路都没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边有不少屋子。

  摆着些摊,这不赶集,人稀稀落落的。

  从县城里来只有一条路,刘宇骑着车,决定先去路口看看。

  还没到,就看到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地痞又在欺负人了。

  他随意扫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神就挪不开地儿了。

  好美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一双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儿彷佛沾了些蜜糖,映着润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气质是乡下人比不了的,刘宇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来自城里的女人。

  女人的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极好,前凸后翘的,个儿挺高。

  精致的长相加上穿着打扮,简直美得跟天仙一样。

  这样一个出挑的美女,在青山乡这种小地方可不多见,不出意外,很快便惹了几个流氓地痞过去搭讪……“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这女人冷声道。

  “美女,别生气啊,哥几个就是想和你聊聊。

  ”几个地痞有恃无恐,目光色眯眯的在女人身上来回扫。

  青山乡地域偏僻,人口也不多,都是沾亲带故的,拐着弯的都能找到关系,只要不闹出人命,警察都不怎么管。

  刘宇看到这个情况,挺同情这女人的,但是他也不敢冒然出头。

  不过当他看到了女人身边有两个箱子,像是从外面来的后,心里就有点打鼓了。

  难道说,这人就是自己要接的陈梦瑶老师?刘宇心中叫苦不迭,但无论怎么样,也得问问啊。

  他硬着头皮把车开过去,摩托车还没挺稳,一个地痞就凶神恶煞的冲他喊:“小子,想干什么?这里没你事,赶紧滚一边去。

  ”刘宇没理会对方的恐吓,直接朝着漂亮女人问道:“是陈梦瑶陈老师吗?”“我是。

  ”陈梦瑶点头,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她已经猜出来,眼前这个文文弱弱的男人应该就是过来接自己的人,第一印象觉得对方很土气。

  果然是她!刘宇心底苦笑,都说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陈梦瑶,名字还挺好听。

  这样吧,陪哥几个喝点酒,就放过你。

  ”一个光头凶恶的说道。

  “休想!跟你们这样的流氓喝酒,有毁我的清白!”陈梦瑶脾气很硬。

  “几位大哥,几位大哥,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原谅,她是我们村的老师,最近县里调来的,孩子们还在等着,您几位放我们走吧!”刘宇见状,怕这个新来的美女老师惹恼几个流氓,赶紧下了摩托车,好言好语的说道。

  “给我滚蛋!老子今天就是看上了这个女人了,你小子管什么闲事?”那光头横的很,一巴掌就拍在刘宇的脑袋上。

  “是,是,是,几位大哥别生气。

  ”刘宇想的是息事宁人,挨揍也忍了下来。

  但是他这一番低声下气,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让几个地痞气焰愈发嚣张起来。

  几个人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着把刘宇和陈梦瑶都挤到一块了,再后退就是墙了,明显陈梦瑶有点避着刘宇,不想有身体接触。

  “别啊,大哥们,有话好好说。

  ”刘宇陪着笑脸。

  “说你妈!老子就是这样,你干叼样?窝囊废一个,还他妈想带人走?”“你再说一遍!”刘宇本来就忍着怒气,对方却越来越过分,脏话不停往外喷,在美女面前被人这样骂,是个男人面子都挂不住,他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你他娘没听明白?别在老子面前装大爷,小心搞死你!”那光头一口唾沫喷过来。

  刘宇一抹脸,怒火上头,直接弯腰捡起一块砖,对着光头猛的砸下去。

  嘭的一声,光头脑门上开始流血。

  刘宇不禁手抖,心中后悔自己怎么这么冲动,平时都是胆挺小的,这次呈啥英雄,非要在美女面前表现一番。

  “居然敢搞光头哥,真不想活了!给我上!”剩下几人围上来就要打。

  刘宇一看都这样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直接翻身上了摩托车,一拧油门朝几人撞了过去……车子刚起步,速度并不快,但强大的推进力也足以把几个人撞得七倒八歪。

  刘宇紧张的不行,认真的说,这还是他第一次打架,见几个地痞都丧失了行动力,立刻就想跑路。

  “陈老师,上车,咱赶紧走,他们追不上。

  ”刘宇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忙招呼女人离开。

  

今天二月的一则两辆玛莎拉蒂撞脸新闻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这其实就是一起非法套牌车事件,套牌车是指参照真实牌照,将号码相同的假牌套在其他车上,其中有很多是报废后偷运出来的旧车翻新的。

  深圳一名玛莎拉蒂车主向市交警局举报称其车辆遭套牌,并将套牌车司机“活捉”。

  两辆玛莎拉蒂撞脸事件是因为在今年的2月9日,有车主报案称其玛莎拉蒂轿车悬挂粤B662××号牌,遭到他人套牌。

  据了解,粤B662××号牌登记在一名刘姓女士名下,登记日期为2012年,当时该车购买价格超200万元。

  刘女士介绍,去年,她发现车辆莫名有了违章,但又被他人悄然处理;有朋友在街上称看到她的车,但当时她的车停在家中。

  她于是怀疑自己的车被套牌了。

   今年的2月15日下午,刘女士的朋友在罗湖区泥岗路一栋楼下碰到了这辆“套牌(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车”,与真牌车同款,外观相近,车内挡风玻璃处还放有一支玫瑰。

  经蹲守发现,一女子上了车,多人将该女子围住,并把真牌车开到现场后报警。

   罗湖交警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后,却发现此案迷雾重重。

  “套牌车”女司机自称并非车主,而是一家汽车4S店员工,受男车主委托为其照看20天,因而对套牌事宜并不知情。

  交警部门在调查中发现,无论是真牌车还是“套牌车”,车牌都由制证部门合法制作。

  另外,交警发现,真牌车车窗上未张贴年审以及交强险标志,由于当时真牌车车主刘女士本人未到现场,遂将真假车均扣回大队调查。

  16日,真牌车车主刘女士带着年审以及交强险标赶到罗湖交警大队接受调查。

  刘女士怀疑其个人车辆信息遭到泄露,从而被人冒用,甚至补办了正规的车牌。

  

新婚之夜当我第一次看到张程的下面时,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在张程的拨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我如此渴望被男人疼爱。

  我开始期待面前这个我爱的男人能和我彻夜缠绵。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可是张程无论如何都没有反应,我的热情也渐渐消减了下去。

  张程很难过,我抱着他安慰了很久,告诉他哪怕没有性生活我们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有一天能够治好他的隐疾。

  他因为我的话感动了很久,更是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于是,我的无性婚姻也从那天开始了。

  张程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我也一直享受着老公对我的宠爱。

  可是,我忘记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个夏天,上完最后一节晚课之后,我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下班走了,我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背后传来了响动,一个高大的男人贴近了我的身体,他的呼吸似乎就在我的耳边。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炽热的东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我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捂着我嘴巴、揽着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脸颊吹气,透着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我害怕极了,但同时心里竟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接触让我止不住腿软,全身都开始酥麻起来。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人羞耻的叫声。

  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流氓的举动时,我应该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自从与老公结婚后,我哪里体会过男人的温柔。

  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宠爱!于是我放缓了抵抗与挣扎,感受着我后身传来滚烫炽热的触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正是这种神秘感,更让我的身体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紧接着,就在我的贴身内饰上疯狂地找寻着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区域。

  厚大的手掌带着温度,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灵活的撩拨着,我原本就酥麻的身体,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肤上都泛起了一阵红光。

  在我险些快要沦陷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张程往日里对我的照顾,想起他对我的百依百顺,又想起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让他停止自己的行为。

  谁知他并不理会我的反抗,反而越发无耻地将手伸进了我衣服的里面。

  当他察觉到我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叫声,以及躲在我身后,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听起来也越来越兴奋,他靠近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问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觉到他的那里传来滚烫的热度,简直要将我灼烧掉。

  我的心好像要从胸口跳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成型,这种压抑而不能释放的感觉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想尖叫呐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决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张程结婚快有一年多了,我从未在张程的身下感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我仍然保留了身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将多么可笑。

  这一年多里,每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抚慰自己,可是这哪里比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压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忍住了一个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长时间的压抑在我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让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头……“谁在里面?”突然,门口亮起了一阵光,吓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马松开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转过头,透着月色一看,原来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孙涛举着手机闪光灯站在门口。

  “原来是王茜,你怎么还没走?”“孙老师,您怎么也还没走?”“噢,刚刚电路跳闸了,我去看看,马上就走。

  ”孙涛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刚刚孙涛的出现,刚才我可能就顺从了那个男人,我的理智瞬间恢复,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三虎哥,翠儿可是你媳妇啊,你竟然想让我和她睡?!”  “对!我不但要让你睡我的媳妇,我还要让你睡村长的媳妇!”  张寒目瞪口呆的看着酒桌对面的三虎,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三虎的媳妇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平时把她捂的那叫一个严实,怎么今天喝了点酒,就变这么大方了?  就算他真是要感谢自己从水塘里救起他儿子的大恩,也没必要把自己老婆也搭进来吧?还让自己睡村长媳妇,这就更扯淡了,人家村长媳妇跟谁睡,他说了也不算啊!  这时候,三虎才咬牙切齿的说:“张寒兄弟,不瞒你说,老子的那儿早被村长那个王八犊子打坏了,做不成男人了,空守着你嫂子也没法满足她,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憋屈!你得帮哥哥出了这口气,去睡了他媳妇!天天给这王八蛋戴绿帽子!”  三虎说的这件事张寒也听说过,据说村长张德旺跟三虎有仇,故意嫁祸他偷看村里女人洗澡,就带人把他的命根子给废了,原来这几年三虎一直怀恨在心。

    不过张寒可不想掺和他跟村长的私人恩怨,便尴尬的说:“三虎哥,这事儿你找我可是找错人了,我到现在压根就没睡过女人,连怎么睡女人都不知道,哪有那个本事去把村长的媳妇给睡了?”  红着眼的三虎一拍桌子,焦急说道:“所以我才让你先睡你嫂子练练手啊!你先睡了你嫂子,让你嫂子教你怎么睡女人,等你熟练了之后再去睡村长媳妇!”  三虎说这话的当口,他媳妇翠儿正在门外偷听,一听这话,吓的慌忙又退了出去,手里端着菜盘子、靠在墙上,心脏咚咚一阵狂跳。

    自从三虎被村长废了之后,这几年翠儿一直在家守活寡,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来说,这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守着一个无用的男人过了好几年,心里对男人的那份儿渴望,早就快把她给急疯了。

    但是,三虎自从没了那方面能力之后,连心理都扭曲了不少,对自己看的更紧,别说找男人,平时就算是跟男人多说一句话也要被他又打又骂,这让翠儿心里更是压抑的厉害,这几年折腾下来,心里对三虎那份感情早就被他耗尽了。

    张寒是这村里少见的年轻后生,长得不赖,性格又好,而且体格也壮实,翠儿平日里想男人的时候,总是会在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他,其实不光是她,村里不少小媳妇对张寒都颇有好感,有时候几个女人聚在一起聊些女人的话题,张寒总是被议论的对象。

    最让翠儿心仪的,是张寒这小伙子人品端正,就像今天中午,他看见自家儿子二毛和村小学张老师家儿子小强在池塘里溺水,二话不说就跳进去把俩孩子救了上来,村里人都对他赞不绝口,翠儿心里对他也是格外感激。

    三虎本来说请张寒来家里吃饭、感谢张寒对自家儿子的救命之恩,可让翠儿没想到的是,三虎竟然在酒桌上把自己“许”给了张寒!这让翠儿心里又惊又喜。

    听那意思,三虎想让自己教张寒怎么睡女人,再让张寒去睡村长媳妇,自己可不管张寒能不能睡到村长那个泼辣的媳妇,关键是这下自己寂寞了这么久总算有人滋润了,而且这是三虎自己的主意,自己这要是跟张寒走到一起,不就是奉旨出轨吗……  张寒这时候也傻眼了。

    好家伙,三虎这为了报仇可真是豁的出去,为了给村长戴绿帽子,竟然让自己睡他媳妇,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话说回来,翠儿嫂子长得那真叫一个水灵,身材傲人,在村里绝对是数得着的,所以让三虎这么一说,张寒心里也难免有些痒痒。

    一想到翠儿嫂子这么漂亮,却守了好几年空房,张寒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试探性的三虎:“三虎哥,这事儿嫂子肯定不能答应啊!”  三虎当即说道:“这有啥!你嫂子也两三年没做过女人了,要说不想那肯定是假的,这事儿只要我去劝她,她肯定会同意!”  说到这里,三虎话锋一转,死死盯着张寒,郑重的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睡了你嫂子之后,立刻睡了张德旺的老婆!”村长张德旺的老婆名叫马兰,要论姿色,那也是村里能排进前三的,不过她性格泼辣的很,仗着男人是村长,格外的嚣张跋扈,村里男人见了他都要绕道走,哪个敢打她的主意。

    张寒也很是没底,他虽然对翠儿嫂子颇有好感,也对三虎的提议格外动心,但是要睡了马兰,这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

    张寒没底气的说:“三虎哥,马兰性子泼辣,谁看她一眼都要被她追着骂到家门口,我就是有睡她的心,也没睡她的胆啊!”  三虎立刻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我观察他们两口子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帮我这个忙?”  张寒连连摇头。

    三虎接着道:“就是因为我发现,马兰那个臭娘们平时看谁都不用正眼瞧人,唯独看你小子的时候,她眼睛里外都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意味,你没睡过女人你不懂,马兰那娘们对你肯定有意思!”(少儿益智故事)  张寒自嘲的笑道:“我算个球,人家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  三虎说:“你是这村里年轻后生里长得最好的,身体也好,马兰比张德旺小了十几岁,张德旺那老驴日的哪能满足得了她?我看咱村也就你有那个本钱喂饱马兰了!”  张寒说:“三虎哥,我惹不起张德旺啊,你看看你,只是跟他有点过节,就被他打坏了身子,我要真把他媳妇睡了,他还不宰了我啊!”  三虎一脸恨恨的说:“兄弟,你放心,你只管睡了马兰,驴日的张德旺有我来对付,我保准他后半辈子只能躺着过!到时候别他没能耐宰了你,就算你当他的面睡马兰,他也只能干看着!”  张寒愣了愣,要说这张德旺确实不是东西,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干了不少恶事,就连张寒也没少让张德旺欺负,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而且村里人也没什么法律意识,张德旺打坏了三虎的身子,三虎也只能受着,要是他真能找机会反抗张德旺,把他干个半身不遂,不光是给他自己报了仇,也是为村里老少爷们做好事了。

    而且,张寒看出三虎脸上的那股子戾气,连自己老婆都拱手送给自己了,可见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让张寒心里也生出一股子血性,如果自己配合三虎,自己睡了村长的媳妇、他再把村长干成残废,那自己不光是得了翠儿嫂子以及马兰那个娘们,还帮村里的老少爷们出了口气,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张寒端起酒杯,一杯烧酒下肚之后,对三虎说道:“三虎哥,既然你愿意替咱村铲除张德旺那个毒瘤,我张寒也不能怂了!这事儿我干了!”  三虎也仰头将杯中酒喝尽,激动道:“张寒兄弟,自从我两个哥哥死后我也没其他兄弟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随后,三虎红着眼对张寒说:“这几年我活的憋屈,这仇要是再不报,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所以我一定要让张德旺付出代价!好兄弟你记着,我将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得帮我照顾好我那个婆娘和二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丧失男性的雄风多年,让三虎心理极其压抑,眼下只盼着能够通过报仇得到释放,所以报仇一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张寒对他的状态很是理解,郑重点头,说:“三虎哥,你放心,真道那个时候,我一定努力让嫂子和二毛过上好日子。

  ”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翠儿实在是按捺不住,一边端着菜走进来,一边装糊涂的问:“你们哥俩这是在说啥呀?什么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  张寒与三虎二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张寒,脸蛋涨红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跟他说:你老公让我睡了你,以后照顾好你们娘俩吧?  这时候,三虎忽然站起身,破天荒的主动把翠儿手里的菜给接了过来,又扶她在身边坐下,道:“媳妇,跟你商量个事。

  ”  翠儿心头狂跳,却故作诧异的问道:“什么事啊?”  三虎长叹一声,话没出口眼泪却先流了下来,动情地说:“媳妇,我要找那驴日的张德旺报仇,他让我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就让他一辈子躺在床上做不成男人!”  翠儿急忙捂住他的嘴,说:“三虎,你疯了,张德旺哪是咱能惹得起的!”  三虎怒道:“惹不起也要惹,这个仇再不报,我就恨不得去后山找棵树吊死算了!”  说着,三虎又道:“说实话吧,这仇不报我也活不下去了!而且我想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吊用的绳子我都准备了好几条,这次我是实在忍不下去了,正好,今天张寒兄弟正好救了咱家二毛,他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人品没的说,我也能放心把你们娘俩托付给他。

  ”  翠儿眼泪摩挲:“你要是真咽不下这口气那就去找他报仇,万万不能自己寻短见啊!”  三虎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与其窝窝囊囊的死了,不去跟他拼了图个痛快。

  ”  说着,三虎又道:“我跟张寒兄弟说好了,我去报复张德旺,让他帮我睡了马兰那个娘们,给张德旺戴个绿帽子!”  翠儿点点头,长叹一声:“你们兄弟俩商量好了就行。

  ”这时候,三虎又说:“只是张寒兄弟没有信心能睡到马兰,而且他也没睡过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弄,媳妇,你教教我兄弟吧!”  翠儿虽然早就在门外偷听到了三虎和张寒的对话,但此刻她只能装傻反问道:“三虎,你说,让我怎么教他?你说清楚点。

  ”  三虎结结巴巴的说:“媳妇,今晚你就……让我张寒兄弟做回男人吧!他还没做过男人,这几年我不能满足你,特别觉得对不住你,你就……”  翠儿开口道:“这……这哪行呢!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脊梁骨都会被人戳烂的!”  三虎急忙说道:“这事只有咱们仨知道,外面谁会知道呀?我总不会跟人家说张寒兄弟睡了我媳妇?对吧?媳妇,你就教教张寒兄弟吧!他懂得女人了,才能给我们报仇!”  说着,三虎已经泪流满面,又道:“媳妇,咱们不能再逆来顺受了,张德旺那驴日的把我们害成这样,我们凭什么再忍受他呀!报复他不但报了仇,也算是给咱们灵水村的村民伸张正义了!”  翠花盯着自己的老公,表面上的态度也有些松弛,忍不住问他:“三虎,你真下定决心了吗?”  三虎极其坚决的说道:“没错!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要是还念及咱俩多年的夫妻情分,帮我这一回,报了仇,我圆了这个心思,就踏踏实实赚钱养家,让你跟二毛过上好日子,再也不打你、骂你了!”  说罢,三虎怕翠儿心里还有顾忌,便给她倒满一杯烧酒,说:“媳妇,我知道你是要脸面的人,你什么都不用说,喝了这杯酒,就当是答应了,这杯酒也当是给你壮壮胆!”  翠儿一听这话,确信三虎是完全发自肺腑,于是在他的鼓动下,一咬牙,端起酒杯,将满满一杯子的老烧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三虎与张寒见翠儿默许了,纷纷松了口气,张寒眼看着面颊红晕、身材姣好的翠儿,小腹一团火腾地升起,他知道,翠儿今晚就是自己的了!  三虎眼看翠儿也有了些醉意,便想着趁热打铁,赶紧对张寒说:“兄弟,架着你嫂子上隔壁柴房,里面有个地下室,铺的全是干净的草垛,你跟你嫂子今晚就睡那儿,随便你们怎么折腾都没有人会听到!”  说完,三虎又嘱咐翠儿:“媳妇,好好教我兄弟!”  翠儿酒劲上头,胆子也大了些,对三虎说:“三虎,你以后可别后悔,再说老娘对不起你,这可是你求老娘的!”  三虎点点头:“媳妇,放心吧!你就好好教我兄弟就行,你也苦了三年了,我知道你不容易……”  张寒见期待已久,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要到了,不禁对三虎再度充满了感激,搀扶着翠儿便去了柴房。

    翠儿身体又软又烫,入手的触感和温度让张寒心里更加的迫不及待,而三虎目睹着自己老婆跟张寒去了地下室,这才冲张寒喊道,“兄弟,我给你们把门关好,没事不要上来,等明天我再给你们开门。

  ”  “好,三虎哥,谢谢!”张寒巴不得三虎赶紧关门走人,他已经快受不了了。

    三虎这才哀叹一声,转身关上了门。

    地下室里的张寒听到了三虎锁上门了,忍不住想扑到翠儿的身上,但还是强忍着冲动,结结巴巴的问翠儿:“嫂子,到底怎么做呀?”  三虎不在,翠儿反倒是不紧张了,一看张寒这傻模样,就知道这小子还真是个处男,心下一喜,娇声道:“傻小子,别急,嫂子教你。

  ”  说着,翠儿便主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那春光也从衣服中显露了出来。

    张寒一见便忍不住扑了上去,翠儿惊叫一声,忙道:“慢点,别这么粗鲁,嗯……不是这样的,你先把自己衣服脱了呀!你不脱衣服怎么弄呀!”  张寒这才稀里糊涂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身下强烈的反应把翠儿吓了一跳,心里更是一片荡漾,空落了好几年,老天爷补偿给自己这么一个宝贝,真是值了……  翠儿一边脱去自己下半身的衣裤,一边对张寒说道:“傻小子,嫂子这是头一回被你三虎哥以外的男人看,嫂子虽然不是黄花闺女给你,可也是正经女人,身子干干净净的,你得了嫂子以后要好好珍惜嫂子,不要有了媳妇就把嫂子给忘了,你能做到吗?”  “嫂子,我知道,你放心吧!不管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把你忘了的!”  翠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此时自己那儿早就反应强烈,做好了迎接张寒的准备,于是便红着脸对张寒说:“来,到嫂子上面……”听闻翠儿这么一说,心急的张寒立刻扑了上去。

    嫂子有命,他岂敢不从?更何况,嫂子让自己到她上面去,这句话简直让张寒酥到了骨头里。

    翠儿这几年过的清苦,守着一个没用的男人,终于有机会释放数年的压抑,而且又是与年轻俊朗的张寒,心里也早已经迫不及待,只盼着张寒能早些将自己从压抑中重新唤醒。

    张寒从未想过做男人会舒服到骨子里,他一个晚上几乎没有歇着,与翠儿这位空虚许久的少妇缠绵整整一夜,直到凌晨四五点才偃旗息鼓。

    翠儿长时间的压抑,猛然被张寒点燃,火苗烧得很旺盛,几个回合根本熄灭不了,原本她还以为张寒很难一次满足自己,但没想到的是,张寒竟然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168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439.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406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912.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1957.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3496.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1572.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e.aspx?4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