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主播 無碼,新手必看

有没有功夫,一出手就能看个真切,叶凡早看出云鸽步伐稳健,呼吸绵长,看出是个好手,到她一出脚,才知道走眼,这哪是好手,明明一高手。

  电石火光间,云鸽的一脚已经快踢到叶凡的脸上,她仿佛都能看到叶凡和着血沫子口吐几颗大牙,人侧飞出几步,倒地抽搐几下后晕倒的情形。

  可是鬼一般的,十拿九稳的一脚竟然落空了,叶凡鬼一般消失了。

  人呢,人哪去了?云鸽保持上踢的姿势楞了一下神,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还真是紫色的,啧啧,就那么点布料,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

  不对,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遮到的地方太多了。

  ”顺着声音看去,云鸽耳根子红透,一股热涌到肺部,差点喷出一口甜血来,因为叶凡笑眯眯蹲在她脚边上,视野好极了。

  “我杀了你!”云鸽气疯了,放开手脚,一点不留手,高高扬起的腿改下劈,脚跟直劈叶凡的后脑勺。

  叶凡刚才蹲下躲过侧踢,这次双手在地上一撑,双手双脚用力朝边上挪了点,距离不多不少,刚好够躲开云鸽的脚。

  用尽全身力气,势大力沉的一个下劈落空,云鸽的脚跟实打实的落在坚硬的水泥路边上,痛得浑身打哆嗦,想继续踢叶凡,可腿脚不利索,踉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着腿咧着嘴,像是痛极了。

  叶凡笑语道:“看你的身手,没高人教不出来,你师父没教过你,不死战不可以用全力,出拳留一份劲,关键时候好卸力?”“不用你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云鸽怒骂道。

  “行,我就没指着好死,我看看你脚。

  ”叶凡不由分说坐在云鸽边上,把她两条小腿搁在自己腿上,抓住她受伤的脚。

  “混蛋,你放开我!”云鸽又羞又气,想抽回腿,却没叶凡大力,只得用另一只脚往他腰上踹,我踹,我踹死你。

  “姑奶奶,我给你治伤,又不是让你怀孩子,至于吗?”叶凡被踹了几下,腰眼生疼,干脆屈指在云鸽腿上麻穴上弹了一下,让她消停下来。

  “王八蛋,我不要你假好心,你快放开我,滚得远远的!”云鸽两腿没法动,干脆用拳头打叶凡肩头。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叶凡没觉得一点儿痛,也就由着云鸽。

  云鸽脚上穿着透气性极好的运动鞋,叶凡想先把鞋袜剥下来,可是刚解开鞋带往下剥,云鸽口中吐出:“痛!”痛苦难耐却发(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自内心毫无掩饰做做的一个单音字节,让叶凡半边身子都麻了,漂亮女人是男人恩物这句话一点儿不假,极品美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包括一个字都能勾男人的魂。

  叶凡坏笑着,脸蛋凑向云鸽,看着她的红唇,“给我亲一下好吗?”云鸽推开他的脸,“你休想!”“我也没打算今天亲你,看看这是什么?”叶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他分散了一下云鸽的注意力,快速给剥了下来。

  再小心翼翼剥下云鸽脚上袜子,叶凡目中出现一只晶莹圆润还带着浓浓女儿香的小脚丫子,美中不足的是,脚跟肿的像是馒头般。

  “你轻点,好痛。

  ”云鸽这会儿心里的火消了不少,注意力从叶凡身上移到了脚上。

  叶凡聚气于目使用天眼术,探查云鸽伤处,片刻后探查完毕,说道:“没什么大事,老婆你的脚后跟骨头裂开了。

  ”“还没什么,骨头都裂了!”云鸽话出口,又觉得不对劲,“谁是你老婆?还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骨头裂了?”叶凡说道:“行行行,不是我老婆成吧。

  孩子他妈,我是半个神仙,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的脚骨没什么大事,随便送一家医院包扎一下,吃点药,半个月就能完全愈合。

  ”“你滚开,我不想和你贫,遇上你算我倒霉,滚远点!”云鸽取出手机准备联系朋友来接自己,心里暗悔,遇上小人最好躲远点,自己没事和这叶凡这没廉耻的较真干嘛。

  叶凡探手夺下云鸽的手机,笑眯眯如老狐狸般说道:“和你打个商量,你的伤,我能立即给你治好。

  ”云鸽气鼓鼓说道:“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滚一边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脸。

  ”“别管我是不是神仙,能治好你的伤是真的。

  可是啊,你总得有点回报吧。

  ”云鸽看了看伤脚,就算没伤到筋骨,单单消肿也得一两天,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叶凡的话她压根不信,“好啊,你治,你要能立即治好,让我干嘛都成。

  ”“话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叶凡说完,开始在云鸽脚上忙活着。

  叶凡探手在云鸽受伤的脚跟处,轻轻摩挲了几下,指尖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运内气注入其中,口中念念有词道:“肉体速速复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云鸽眼见叶凡古古怪怪的,一只手指碰在她的伤处,忽然间一股清凉的气息从他的指尖涌进自己的身体,不多时充盈了整只脚,眨眼间,肿处很快消退了,再没痛楚的感觉。

  云鸽揉了揉眼睛,没错,脚上的伤没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见鬼了。

  不对,世上哪里有鬼,难道是幻觉?再掐了下肉,不痛,再掐,还是不痛,确实是幻觉。

  “一点不痛,奇了怪了,我怎么做这种荒谬的梦?”云鸽自言自语道。

  叶凡痛呼:“喂,谁说你做梦了,你是不痛,可你掐的是我的腰!”“姓名?”“老公。

  ”“去你妹的,老实回答。

  ”“你不早就知道了,你老公我姓叶名凡。

  你就那么喜欢听你老公的名儿,要不我多说几遍?”“好,我忍,我脾气不好我也忍。

  你的年龄、籍贯、学历、家室,住址都报出来。

  ”“我比你小个一两岁吧,夏国人,幼儿园毕业,家世深不可测,后台比钻石还硬,不过保密不能说,暂时居无定所,以前住一大山沟里,地址也不能说。

  ”叶凡就穿个裤衩子坐在地上,腿上搁着云鸽的两条小腿,手在云鸽柔弱无骨的小脚上不老实着,嘴上敷衍着云鸽的问题。

  云鸽蹬了蹬腿,甩开叶凡的手,瞪着眼嘟着嘴娇俏说道:“气死我了,你这算什么回答,老实点,一五一十说出来,免得我动手。

  ”叶凡又摸上了云鸽小脚丫,这只小脚他可舍不得撒手,嘴上说道:“你拐弯抹角不就是想问我怎么把你的脚眨眼间治好了,对吧。

  ”云鸽点了点头,抽回小脚,捡起鞋袜穿好,好奇的打量着叶凡,“你快告诉我,刚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我就算没学医,常识也知道伤不可能那么治好的,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治的?”“那我实话说了,我用的是仙术,你要想学,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男女修炼更有效哦,要不咱们试试?”叶凡说道,虽然有点玩笑的味道,可他用的确实是仙术,或者说伪仙术,也可以说是道术。

  “仙你妹,有神仙像你这样?哎,你怎么摸上腿了。

  ”难怪一遇见自己就苦大仇深的,原来云鸽看到了他和于梦瑶的事情,叶凡说道:“就是仙法咯,不信也没办法。

  别管我用什么方法了,把你伤治好了是真真的,报答嘛,别的不要,我就要你以身相许,给我生几个胖娃娃。

  ”叶凡边说,边盯着云鸽的身前,嗯,虽然不如于梦瑶,可同时喂饱双胞胎,应该不成问题。

  被叶凡盯着看,云鸽别过眼去,脸色一红,可想而知昨晚上那个女人受了何等残酷的摧残。

  好啊,明明有女人,还来招惹人家,云鸽心里有气,把叶凡凑近的脸推开,凶道:“你做梦去吧!”站起身,拍掉屁股上的灰土,叶凡说道:“说了是仙术,信不信由你。

  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又是同路,载我一程,送我去花都市怎么样?”“你去花都市干嘛?”“我去花都市,自然有我的原因。

  ”叶凡伸出手,“老佛爷,还要我拉您起来呢?”“德行!”打开叶凡的手,云鸽自个儿站了起来,随意走动了一下,神了,一点不适感觉都没有,腿脚麻利着呢。

  云鸽双手环抱身前,歪着头绕着叶凡身边转悠,仿佛想把他看个通透。

  叶凡说道:“知道我身材好,你也不用那么直接,这里人虽然少,可还是有人看到。

  瞧见刚才骑着电瓶车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没,八成把你这个交警看成色女郎了。

  还是,你真想对我做什么?”云鸽只顾着瞧,也不理叶凡,末了伸出手,在叶凡胳膊上摸了摸。

  摸完胳膊,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确定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大活人,不是个鬼怪。

  被云鸽的手弄得痒痒的,叶凡抓住她的手,玩笑道:“我可是正正经经的良家大少,你可别伸出魔爪,我怕。

  ”“你是正经人,猪都会上树,狗都会说人话。

  ”云鸽瞧着叶凡,想着该怎么办,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就像是神仙一般,可是他的脸越看越可恶,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极品美少年,可是一脸坏笑,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实。

  

“你是哪里的人?”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

  ”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

  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

  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

  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花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

  ”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

  我叫温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

  ”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

  ”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

  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

  其实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

  “来!”少妇眯着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会意,靠近她。

  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顺势勾着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想要把她横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内心深处,那里又起了反应。

  隔着长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一阵火热。

  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

  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秦受紧紧抱着,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

  这个女人如宝一样,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好好的疼爱她。

  她娇滴滴抬眸,长睫毛高高翘起,面色红润,呼吸带有一些急促。

  润唇微张,用十分酥软的声音,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秦受,你好强壮啊,力气好大。

  ”秦受听了,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

  “飘依,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秦受礼貌的互夸,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

  她“咯咯咯”的笑,娇羞又好听。

  秦受用脚踢开了门,现在,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对沙发,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一进门,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整个卧室,用紫色装饰。

  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

  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向着床走过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

  他想要起身,却被温飘依用力一拉。

  秦受强壮的身体,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只是为了配合她,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秦受“啊”的一声叫唤出口,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她轻轻的“啊……”一声。

  两具身体聚在一起,才刚刚碰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诉求,低声说:“飘依,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点头。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从上至下,动作缓缓的。

  “讨厌,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说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秦受边说,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

  (豁达大度)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

  秦受边揉,边看着她的俏脸。

  “别说了,秦受,你快点啊……我胸口难受……”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

  秦受轻轻的揉着,说:“心口难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我帮你。

  ”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手更加的用力了,“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着,简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张开嘴,说:“秦受,嗯……还是好难受,啊…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着身体,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真想让她欢呼出来。

  “那我再用力点。

  ”秦受说,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贴,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少妇还很暴力,不过他喜欢。

  “秦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

  秦受邪魅的一笑,直接将她扑倒,看着她的脸,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嗯……”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受抬起头,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领,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将其往下扒了扒。

  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领遮住。

  他没有多想,接着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

  两人对望了一眼,温飘依轻轻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干得真好!”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

  衣服被扯开,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头埋进去。

  “啊……”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

  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又伸出来。

  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用力一拉,皮带松掉。

  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裤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羞涩的垂下眉头。

  可是,她的内心在躁动,很想伸手去触碰。

  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不过,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

  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对于温飘依,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

  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如果贸然的话,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别说他自己,恐怕连赵萌萌,也不会被放过。

  考虑到这里,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

  他低头,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

  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

  “飘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着她迷人的脸,笑道。

  她不耐烦的说:“既然说我迷人,为什么不要了我,来啊!”她张开腿,把最后一片盖在身上的豆沙色纱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带……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来啊,秦受。

  ”她心里无比的期盼。

  秦受腰间的精壮,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这是她见过,最有料的一个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觉到了秦受的异样,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却不要。

  “飘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说的时候,有些忧郁。

  温飘依当然不信这个男人的话了,她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会相信这种屁话?这种话骗骗红星村里没有心眼的王桃花还可以,可是到了温飘依这里,说不过去。

  温飘依家族时代从商,精明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就连中年的校长,也将就是她的对手。

  “秦受,你说谎。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谎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动声色,反而更诚恳的说:“飘依,你的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漂亮,谁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声音说,“不过,我身份低微,只是红星村的一个小中医,什么都没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老公还是卫校校长。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应该去奢求……”秦受说得诚恳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

  此时,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别人的温飘依,也有所动容,秦受看着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赵萌萌的还要嫩。

  再看看那个脸,一看就知道从小是在城市长大的富贵人家,要不然不会有这么白嫩的脸。

  “秦受,你又在骗我。

  ”温飘依不动声色的试探他。

  “没有的,飘依。

  ”他低吼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

  秦受强忍体内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绸缪,不能贸然行动。

  要让眼前这个厉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祸患,不想些办法不行。

  “飘依,你肚子好点了吗?我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我。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4655.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6727.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763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703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7667.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673.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482.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2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