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5278 直播,新手必看

10.小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温可就从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木头,不知道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一年级E班对C班分数召唤兽战争,胜者E班!老师的判断让这场召唤兽战争最终尘埃落定。

  卷住舌头益健康我看着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放假前的学习计划也早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浓浓的负罪感加上马上要结束假期的不舍,让我更加提不起精神。

  别问为什么,快点照做。

  女配她千娇百媚容雁叶澄再次露出微笑。

  怎么说呢,虽然我很穷,但是水还是买得起的,而且等一下老白肯定要拉着我去小卖部,所以干脆带着她一起去好了。

  老姐不在家,不需要。

  什么鬼?姐姐这是怎么了?卷住舌头益健康(另类情感故事)诶!!陌生人信息!!说就说,怕什么,她行得正,又没有亏欠什么,她有权力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

  苏凛雪大概是不懂如何拒绝对方,又或者是害怕拒绝对方后,以后在校园中见到对方会感到尴尬。

  不大的房间里传出了那么,我,可以摸这里吗?恩~如果,如果是森下君的话,可以哟~.....啊~不要...........卷住舌头益健康沈勤看着前面这个所谓的父亲,当年自己年纪虽小,但……那是一辈子也抹不掉的痕迹:白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的。

  「没……没事的。

  诶,爷爷,不要说这些害羞的话啊!这只是我小时候乱说的,啊,不对不对,我根本就没有说过这种话啦!林启曦连忙扑到林海身边,想要捂住林海的嘴巴。

  门关好,姜莺莺重新钻进被窝儿。

  情人节那天你不是要上学嘛。

  好啊,感激不尽。

  对了!唐俊,你前几天好像说过交换妹妹的事吧!徐锦赶过来的时候,汉姆已经被警方带走了,西班牙的法律徐锦不懂,语言有生硬,自己硬着头皮为汉姆请来了律师。

  女配她千娇百媚容雁程清歌赶紧跟小小说了句:我得马上回去。

  我这两天一直住在宇文家,虽然我执意要去上班,可是宇文良却坚持让我休息,他怕我再头疼昏倒。

  卷住舌头益健康我以及不想继续的待在这个空间里了,我需要到外面透一下气。

  李三胖打开瓶子,将里面的粉末朝外面挥洒了一圈。

  说完用一个白皙的手指抵住了自己的脸颊,似乎是想了一下,顿了顿才再开口道,这样,为了酬谢大哥哥让瓦知道这些,喏,今晚就放过一马好了,不过大哥哥弄坏瓦袍子的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就这样吧,也试试大哥哥的身手!语笑晏晏间,忽然随手一指,环绕在她身周的青色针芒嗡的一声,鱼贯而出,渐次错落的从正面直直的射向了半蹲在路灯顶端,仗剑凝眸的玄月。

  这真是误打误撞,要是以后龙傲天发现了的话,她也可以辩解说自己不知道,毕竟她们昨天晚上是真真实实的睡在一起。

  也就是说,浴室里有人在洗澡?

我妈说应该是受刺激了,具体还得看医生怎么说,随后说我既然回来了,也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把医院地址发给我,挂了电话以后我扭头看苏铭,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

  他直接白了我一眼,道:“废话,我初来乍到,哪也不认识,不跟着你能去哪?”当然是去找林邀月啊,早点找到,早点离开我,我心想,但见识过他凶巴巴的模样后,我还是不愿招惹他的,只好说跟我去医院也行,但他得变成王玮的模样,免得我妈看见他以后又得解释半天。

  苏铭咧嘴笑了一下,难得没出幺蛾子,很爽快的就变成王玮了,随后我们打车直奔精神病院。

  找到我爸妈的时候,我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她头发乱糟糟的,小脸异常苍白,好像看见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而我舅妈已经哭成了泪人,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好像带血的手指抓的一样。

  我妈见我们来了,面色稍缓,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我从小就跟表妹玩得好,保不准我能把表妹叫出来。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轻轻喊表妹的名字。

  她听见我的声音后猛然抬起头来,惊恐慌乱的眼睛狠狠瞪着我,好像野兽一样,已经神志不清了。

  我淬不及防吓了一跳,更吓人的是她的双手,十指都光秃秃血淋淋的,上面已经没了指甲,看来舅妈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

  “小心!”就在我震惊的时候,苏铭突然喊了一声,紧跟着我就看见两道影子同时扑向我,我被苏铭搂在怀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表妹已经发狂,张嘴狠狠咬在苏铭肩头上,很快苏铭肩膀上就渗出暗黑色的血迹,而表妹咬了苏铭一口后,竟然发出一声惨叫,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样,迅速放开苏铭,退回到床下去。

  “你没事吧?”我看见苏铭肩上的血迹,竟然心里一紧,怕他被咬出什么事来。

  “没事。

  ”苏铭回了一句,迅速把我从地上抱起来,然后直接把我挡在身后道:“她现在情况异常,你先不要靠近她。

  ”说完他竟然不顾危险的伸出手,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将她从床下拖出来。

  与此同时我看见苏铭的嘴唇微动,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样,却没发出任何声音,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东西之后,竟然神奇的安静下来,乖乖躺在床上,双眼呆滞的看着苏铭。

  苏铭嘴里念叨一会后,又伸手扒开表妹的眼皮,看了看,随后拿起一旁的勺子,撬开表妹的嘴。

  表妹嘴里已经全是鲜血,还残存着些许碎指甲,更惊人的是,表妹的舌头此时已经变成紫黑色,好像中了剧毒一样。

  苏铭随后又检查了表妹的手脚,全部检查完以后,苏铭皱起眉来,面色有些难看:“是活儡,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而是被人下了活儡。

  ”舅妈听见这个顿时不哭了,直接凑到苏铭身边,一把攥住苏铭的手,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什么是活儡?王玮,你有办法救她对不对,救救你妹妹,她从小就跟鹿瑶感情好,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说着舅妈又忍不住哭起来。

  苏铭不禁皱眉,不动声色的把手从舅妈手里抽出来,没吭气。

  我见表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便凑到苏铭身边道:“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一定也能救她对不对,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我凭什么救她?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救她能有什么好处?”苏铭压低声音道。

  “你想要什么好处?我都已经答应帮你找林邀月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禁急了,表妹变成这样我是真的心痛啊,他既然能让疯癫的表妹安静下来,就一定有救表妹的办法!他低头看着我,眼底犹如一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咱们出去谈。

  ”说完他拽着我出了病房,找了个没人的走廊道:“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吗,一种用尸体养出来的虫子,能寄居在活人的身体里,专门吃人的魂魄,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疯疯傻傻的,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就是因为她们的魂魄已经被活儡啃食,变成一具活的傀儡,这种情况你还不如(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直接杀了她,根本没有救人的必要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心狠狠一缩,眼前顿时被泪模糊了,我只以为表妹是受了惊吓所以才神志不清,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你的意思是,我妹妹没救了?有没有什么驱虫药能把活儡驱出来?或者其他办法,我舅舅只有她这一个孩子啊,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我舅舅舅妈怎么活?你不是鬼么,一百多年的老鬼了,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我一边哭一边拽着苏铭的袖子问。

  “注意措辞,我不是老鬼,只是做鬼的时间比较长而已。

  ”苏铭纠正道,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哭,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抬手帮我抹掉眼泪,叹气道:“如果你执意要救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过要付出些代价。

  ”“什么代价?”我见苏铭松口,顿时来了希望,问他。

  “亲我一下,来个法式长吻。

  ”苏铭道,说着他的目光已经下移到我嘴上,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你……”我老脸一红,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时候,他竟然提出这个要求。

  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好在他现在仍旧顶着王玮的脸,这张脸虽然没有苏铭帅,但多少能缓解我的尴尬,于是我一狠心,踮起脚来,主动贴上他的唇,把舌头小心翼翼的探出去。

  他的手顺势落在我腰上,将我搂进他怀里,舌头到了他的地盘后,他立即反客为主,脸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他原本的样子,狠狠地吮.吸我。

  

夏雨馨这是同意了,我也知道夏雨馨是同意的,只是我不问一下心里不舒服,毕竟是夏雨馨主动的,夏雨馨啊夏雨馨,哥哥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选择哥哥我呢?隔着屏幕怀孕告别了孟兮瑶,许佳揉揉鼓胀的肚子,打消了坐车回学校的念头,这么坐车非得晕到吐,还是走回去吧。

  可以吗?放那个小鬼过来。

  我今天来找你,还是为了昨天的那件事……一前一后兽夫莫千凝也明白陈梦珂说的,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两人一阵沉默。

  哪轮得到我选择求不求啊,您这是要逼我卖肾啊。

  我隔着电话也能感觉柳伊说话语气很严肃丝毫不像开玩笑。

  是是是,我们就向云哥说的那样,原本在到处找狩猎者,请求她们感染我们的,回来实在等不住了才商量着要去哪里找狩猎者呢。

  隔着屏幕怀孕随后重新走回餐桌旁。

  明明那么有把握的...果然人还是不能太自信,要有自知之明的,楠柯心里想着。

  宜阳震定的说着:我们还是先听听他唱歌吧!发给能力突出,并对其作出贡献的猎人,是一种不错的拉拢手段。

  隔着屏幕怀孕为什么这么觉得宫冰夜问道。

  几个人也没有吃多久,等到每人手里的那杯果汁or酒喝完就没有继续吃了,......左下角蓝色的宝石,应该是要用星辰,右下角则是天帝,而上面则是轮回。

  说完许希若便向着小卖部的方向走了过去,因为她知道她四妹的吃糖时间到了。

  柳彦硕去看伊琳,伊琳还在忙,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伊琳,觉着她忙着总比把自(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己封闭起来强,伊琳不像以前那样爱开玩笑了,每天都是冷冰冰的,他知道她需要时间去调整,如果伊琳真的可以放开,他就愿意等。

  走到我旁边的班长小声道歉。

  饭馆包房内,一个身材发福的大婶一边看着雪迎,一边笑容灿烂地朝着一桌的宾客大肆赞扬道。

  说完她扭过头去了。

  一前一后兽夫哈哈哈,夭夭你以前是怎么想的?居然起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字?第一杀手,亏你想的出来。

  他明明是那么优秀的男孩子。

  隔着屏幕怀孕目前的我就算用了最笨的方法也无法让紫芒彻底稳定,连这个法术的基本要求都无法达成……难道是因为……嘿嘿,哥哥呀,你睡着了~那我就要开始创作了!好基友路人乙立即开始揭短。

  学姐,这道题我不会做呢,你能告诉我怎么解吗?我这样的忙碌,却也想腾出一点时间来想我所想的人嗯,那么就……诶?诶!你为什么会拒绝!幸好残留的理智告诉我,我绝对不能够这么做。

  想着随便混着日子也就可以过去了,一个月之后就走人,但是宇文承偏偏弄回来了一个养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4086.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913.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369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4278.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3390.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864.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3105.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d.aspx?4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