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南 外 約,新手必看

上身一套修身小西服,里面V领的打底衣,更是展露了一丝女人的性感,又不让人觉得放荡!极品!陈凡心里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做了一个评价。

  如果说仓佐梨音是典型的日本传统女人代表,那眼前这个令人惊艳的女人,就是日本新一代女性的杰出代表。

  “陈凡桑,这是我的姐姐渡边美优。

  ”渡边一郎开口对陈凡说道,然后又紧接着对渡边美优说道:“姐姐,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陈凡桑。

  ”陈凡听到渡边一郎的话,有些好奇,为什么她会和自己姐姐提自己。

  渡边美优听完渡边一郎说完之后,也是微微欠身对陈凡鞠了一躬。

  陈凡了解,这是日本的见面礼仪。

  正当陈凡准备入乡随俗,还以礼仪的时候,却注意到渡边优美因为身体前倾,那V字领口微微张开露出的美景。

  凝脂如雪般的肌肤,山沟般的深渠都让陈凡沉浸其中,移不开视线。

  没想到渡边一郎有一个恍若仙子的女朋友就算了,他姐姐居然也如此的让人着迷。

  自己已经拿下了仓佐梨音,如果再能和渡边优美发生点什么,那陈凡觉得自己人生就圆满了。

  至少渡边一郎这个朋友他没有白交!眼中只有那V字领里面景色的陈凡,幻想着如果脑袋埋在这里面会是什么滋味。

  想着想着,陈凡竟然抬起手慢慢向眼前伸去……“美优桑,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因为渡边美优与渡边一郎同姓,陈凡很自然的就带出了她的名字。

  渡边美优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微笑将手也伸了过去。

  她也听说过一些陈凡那边的习俗,大部分都是从渡边一郎那边听到的,便回应着也伸出了手。

  两人微微一握,陈凡还没有消火的身体立刻再次起了反应。

  这渡边一郎的姐姐不仅看上去美丽动人,就这么一握手,陈凡立刻感受到了她皮肤的细腻与柔滑。

  能够感觉得出来,她保养得很好,如果(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说连手部这样经常外露在空气中的部位都如此滑嫩的话,那其他地方……想着,陈凡感觉自己有些沉浸于此,刚刚在那领口看到的绝妙风景让他更加的神往了。

  看到陈凡没有放开自己手的意思,渡边美优脸微微红了一下。

  早就听说陈凡是个非常好的男人,不仅有着自己的事业,本身的魅力更是不输那些在社会上层的男人。

  想到这里,渡边优美再次摆出笑容,握着陈凡的右手轻轻的做出了一个揉捏的动作。

  “陈凡桑?”陈凡因为这动作回过了神,并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

  他看着渡边优美那微笑的脸庞,回味着手上的触感。

  刚刚她捏了一下自己是吧?这是在暗示自己么?陈凡此时已经没有了正常的思维,在这个屋子里和两个极品美女共处一室,是个男人都没法冷静下来。

  借着酒劲,陈凡开始和渡边一郎侃侃而谈起来。

  因为自己闯荡社会的经历,陈凡完全不会没有干货,每一个话题都能聊得起来,这也让一旁的渡边优美对陈凡的好感又上了一个层次。

  很快,渡边一郎不胜酒力再次趴在了桌上,这回看起来是真的不行了。

  而为了助兴,渡边优美也陪陈凡喝了几杯,这几杯下肚她此时小脸已经通红,配合上那恰到好处的淡妆,那副迷人的姿态勾的陈凡有些忍不住了。

  他悄悄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很快就做到了渡边优美的身边。

  感受到了身体的接触,渡边优美并没有表现出反感,反而将身体也往陈凡那边凑了凑。

  除了淡淡的酒气之外,陈凡能够闻到的更多的是来自渡边优美那刺激男性荷尔蒙的淡淡体香。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很贪婪的嗅着。

  “你好香啊。

  ”陈凡在渡边优美的耳边轻轻的说着,那暧昧的话语配合轻轻的鼻息,弄得渡边优美耳边痒痒的,那种难耐的感觉迅速蔓延至了她的全身,让她不自觉的挺了挺自己的身体。

  瞬间,陈凡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臂上一阵柔软,渡边优美竟然轻轻的抱住了他的手臂,并将她那毫不逊色于仓佐梨音的峰峦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她像是没事人一样,不断的前后挤压着,陈凡不禁侧眼在看了一眼。

  从那V字领口向下看去,能够很清晰的看到那沟壑不断挤压变形的有人场景。

  陈凡的身体已经忍受到了极限,他看到渡边优美如此的主动,而渡边一郎在一旁睡去根本没有要醒来的征兆,他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他试探性的将手朝着那包裹着黑丝的细长大腿上身去,在触碰到腿部的一瞬间,渡边优美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陈凡知道,现在的她因为酒劲上来的关系,身体已经变得非常敏感了,加上她如此主动的表现,即使自己在往下试探,她也不会再拒绝了。

  想着,陈凡微微勾起嘴角,整个脸朝着领口处直接埋了过去。

  那存在在缝隙之中极具荷尔蒙的气味以及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他一边不断摆头感受着,一边伸出舌头在那粉嫩的肌肤上贪婪的舔舐,仅仅是这样,渡边优美就有些无法忍受,轻轻的发出了喘息声。

  而陈凡在腿上的手并没有闲着,不断揉捏的同时朝着上方不断地探去。

  很快,他就触碰到了包裹在腿部的裙子,他毫不犹豫轻轻将裙摆朝外拉开,将手彻底的探了进去。

  这时,渡边优美微微的摇了摇头,用着十分成熟而又诱惑的声音低头轻轻说道:“不行哟陈凡桑,别忘了妹妹还在呢。

  ”不过,现在的陈凡哪管得了这些,被欲望完全支配的他没有将手拉开,反而更加用力的朝里面挤压,一副要从那紧紧夹着的双腿之间杀出一条血路的气势。

  一下子,他探到了底部,而就在感受到手指触感的一瞬间,渡边优美轻哼了一声,然后张开了双腿……渡边优美最后的矜持因为陈凡的动作而彻底放下。

  她双腿大开,配合着陈凡手指的动作微微挺动着身体,双眼紧闭一副享受的样子。

  此时,陈凡竟然觉得这黑丝过于碍事,阻隔着自己进行更深一步的探索。

  他想起了一些电影中出现的情节,脑子一热,将渡边优腿上的黑丝直接撕扯出了一条口子。

  渡边优美感受到腿部一凉,立刻反应了过来。

  “陈凡桑,别这样……”“这太碍事了,到时候给你买几条就好了,没事的。

  ”陈凡喘着粗气,动作变得更加的粗暴了,一个用力便让黑丝顺着渡边优美的大腿直接开到了包裙最深处的地方。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将手探去,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受到了那份柔软的触感。

  竟然是蕾丝花边的小内内!陈凡带着坏笑看了渡边优美一眼,渡边优美脸颊通红,微微喘息配合眨眼时睫毛的上下摆动,十分的诱人。

  她含情默默的看着陈凡,轻轻将头凑了过去,在陈凡还靠近自己领口的额头上留下了一抹唇印。

  “这个就别撕了,不然我就不让你继续了。

  ”她在陈凡耳边轻轻的说着,这极具暗示性的挑逗让陈凡更加无法忍受了。

  他上下开工,左手不断的在裙子里搅动着,而右手也没闲着,配合着头部的动作将V领的衬衫扣子解开。

  一瞬间,被紧紧包裹着的山脉随着扣子的解开跳动了出来。

  陈凡这才完整的看清,不禁感叹了起来。

  这大小和形状简直完美,比仓佐梨音的还要养眼。

  一郎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姐姐呢,真是羡慕死了!陈凡立刻将右手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这个垂涎已久的尤物,那极度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立刻将唯一还遮挡着的花纹一把拉下。

  看了一眼那粉嫩的小可爱,他一下子将头再次埋了进去,像婴儿一般吮吸了起来。

  “啊……”渡边优美再次闭上眼睛,享受着陈凡的服务。

  逐渐进入状态的她喘息声越来越沉重,压抑在喉咙口的声音也逐渐的释放了出来。

  虽然知道这可能会被还在厨房忙着的仓佐梨音发现,但她已经慢慢的将这个顾虑抛在了脑后。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凡在裙中搅动的左手轻轻拉开了那层薄薄的蕾丝,探进了那个早已泛滥的神秘地带。

  那湿润的触感让他吓了一大跳。

  他没有想到渡边优美的反应会如此剧烈,甚至比一直得不到满足的仓佐梨音还要夸张。

  他想起了渡边一郎曾经提起过,他的姐姐虽然已经二十大几了,但始终没有要结婚的迹象,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

  一个如此有气质,身材又无懈可击的女人,要找一个男人会有这么困难么?这个疑问一闪而过,但他并没有深究,在外部划动了几下之后直接将手指放了进去。

  那紧紧包裹的感觉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快要到三十岁的女人,陈凡再次挤入一根手指,用两根手指转动了起来。

  感受着那滚烫而又润滑的触感,他开始摆动手臂,并渐渐的加快频率。

  这一刻,渡边优美眉头紧缩,整个身体慢慢的蜷曲,将陈凡的头彻底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陈凡不忘用舌头不断刺激渡边优美,右手抓住另外一边不断揉动。

  在上下同时的刺激下,渡边优美长着嘴大口的喘着气,那不太符合她气质的细弱呻吟刺激着陈凡的感官,让他手部的动作进一步加快。

  一阵剧烈的收缩,渡边优美身体剧烈颤抖了几下,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身体瘫软的靠在了陈凡的身上。

  陈凡知道,她是到达了顶峰。

  在这种氛围之下,加上酒精的作用,那种感觉的确非常美妙。

  他松开了早就勒到不行的裤带,将前端的拉链拉了下来。

  渡边优美侧眼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笑容。

  “陈凡桑,让我来吧。

  ”说着,她轻轻推开陈凡靠着自己胸口的头,然后整个人趴了下去。

  看着那美妙的身段此时在自己的身体下方,陈凡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征服感。

  这个女人现在主动的趴了下来,正在用自己的双手解着自己的裤子!陈凡微微抬起身体,配合着渡边优美顺利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并拉到了膝盖处。

  看到那令仓佐梨音无法拒绝的雄伟之物之时,渡边优美楞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唇。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我得好好服侍它一下了……”这一次的感觉会和仓佐梨音有什么不同呢?陈凡的第一想法便是这个,为了能够更好的感受,他抬起了头,闭上了双眼。

  

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不管怎么说,倪海默是你的朋友。

  男主哄骗女主亲亲嗯?今天啊,我希望莉莉娜和蓉芯陪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身边的一辆汽车按着喇叭从我身边穿过,我摇了摇头赶紧回了神。

  他扶着摇摇欲坠的我,脸色阴沉地看着那些追出来的黑衣保镖,眼神凌厉似刀,那些人站在台阶上不敢下来。

  朕肚痛生孩子傅博走过来给殷苪静拿了瓶水:苪静,你扁桃体发炎好点了没?早上你不说你还有些微烧吗?再说了,这颜值既不是父母的功劳,也不是自己的功劳,这只是上帝捏出来的身体。

  我虽然坏,但是也是当过院学生会主席的人,虽然现在因为实习退下来了,也是想找个女生一起学习,考名校,赚大钱。

  子汐白真的没办法理解!为什(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么会抛弃呢?他一直以来都在守护着才对啊!为什么!?男主哄骗女主亲亲「你知道所有的神明、妖怪、天使、惡魔、精靈和幽魂全部加起來總數有多少嗎?」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这两方的争斗已经白热化了。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我真的以为有什么惊天大秘密,结果最后又是一个人在企图拿走我的资源吗?接着,时钦伸出手,抓紧了女孩头上的呆毛。

  男主哄骗女主亲亲我们都是老百姓,猎户的意思是山里打猎的人家。

  毕竟昨天自己好像说得有些绝,也不知道方灵现在怎么样。

  只见蓝雪月一手撑脸,一手拿着鸡脚啃,啃着啃着,她竟……杜原博本来不想让京浩去怕他会有事情,但是现在他自己都这么说了,那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客厅里没有人,段晓晓面对小动物一样的白秋娅,露出了她狰狞的面容,把白手套一摘,关节握得咔嚓响。

  天音看了看手机:这家店不支持外卖,你们不介意走几公里吗?在摩缇斯联邦,出身高贵的少爷宠幸女仆,可以说十分稀松平常。

  这几天我多布置一点作业你们就不会想了。

  朕肚痛生孩子京介狡辩,无中生友最为致命。

  我不知道什么是最美好的。

  男主哄骗女主亲亲老师,想要通过A级英雄测试是否要先通过B级英雄测试?一把合着的扇子举起在空中。

  不一会儿,秋水便端着一碗粥走到了我面前。

  不怕,我为你加油。

  姐姐,你真好,我妈妈经常打我,对我一点都不温柔,我知道是我不乖,才害得她和爸爸离婚,可我不是故意的……说话的是一位打扮潮流的女高中生。

   耳朵被揪着了,被硬拖进了门。

  就算是她,听到这种事也难免会感到愤怒与恐惧。

  林,你有想法你就说,你的意见都很中肯的!怎么样?苏筱筱,要说到做到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7702.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6089.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5910.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3464.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487.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3560.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41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5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