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 女優,新手必看

夜深了,赵年年时不时往火堆里加柴,不给野狼偷袭的机会。

  直到天蒙蒙亮时,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骆冰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睁开眼睛,看到晨雾中有几头野猪将两人围住。

  “队长!”骆冰轻声说,用胳膊碰一下还耷拉脑袋睡觉的赵丰年。

  赵丰年刚睡下就被迫睁开眼睛,两眼通红,一看到五六头野猪向两人围攻过来,立即清醒了。

  “骆冰,怎么办?”骆冰动了一下崴伤的脚,疼痛消失,立即说:“队长,我的脚好了,拿起枪,我们慢慢站起来。

  ”“好的!”赵丰年和骆冰把枪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来。

  两把猎枪举起,对准面前的野猪,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射击。

  河道上,草丛中,六头野猪张开尖尖的长嘴,露出弯弯的獠牙。

  “队长,以小河为界,我对付河这边的,你对付河那边的,刚好每人三头。

  ”“好,听你的!”“把子弹装好,等它们再上前两米,我们就同时开枪,动作要快。

  ”“好!”骆冰知道队长失忆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骆冰面对的三头野猪一字排开。

  突然,一头野猪向她发起了进攻,猛扑过来。

  骆冰举起枪远程射击。

  砰!子弹打中野猪的脑门,野猪陡然从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头野猪毙命,另外两头看后一起向骆冰猛扑过来。

  而赵丰年面对的三头野猪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头野猪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瑞雪看到的那头野猪。

  砰砰!骆冰又连接开了两枪,冲向她的两头野猪应声而倒,枪法准到暴。

  这时,骆冰回过头来。

  她只见队长面前的三头野猪还是一动不动,双方像是如临大敌,都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瞎眼野猪身后的两头野猪失去的耐心,向赵丰年猛扑过来。

  砰!骆冰转身开了一枪,一头野猪应声倒下,另一头没事,继续冲过来。

  砰!紧接着,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赵丰年开的,但没打中,野猪冲得更猛了。

  砰!骆冰补了一枪,打中扑到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野猪中枪滚到一边。

  卧槽!老子是特种兵,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却没打中,怎么回事?这时,骆冰的枪没子弹了,夺过队长手里的枪,瞄准还站在原地的那头瞎眼野猪射击。

  砰!射程太远,没打中,瞎眼野猪闻声转身就跑,一下子就窜进密林不见了。

  而倒在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没被骆冰的猎枪子弹打死,从血泊中站起来,咬向他的手臂。

  千钧一发!赵丰年无暇思索,后退已经来不及,握紧拳头对准迎面跳上来的野猪的左眼轰去。

  嗞!眼珠迸裂,飞溅出来。

  野猪杀猪般的惨叫一声,庞大的身体嘭地一声,摔到地上。

  啪!骆冰又补了一枪,那头野猪中了两枪,挨了一拳再也起不来。

  这时,又有两头野猪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一头跳起来咬上骆冰的手臂,另一头咬上赵丰年的大腿。

  险象环生!赵丰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惨痛的选择。

  他顾不上自己的大腿,紧握的拳手轰向扑到骆冰面前的野猪,一拳将野猪打翻在地,而另一头野猪咬上了他的大腿。

  卧槽!顿时,赵丰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骆冰眼睁睁地看到野猪咬破了赵丰年的桶裤,牙齿扎进他的血肉里。

  砰!枪口顶到野猪的脑门上,骆冰又猛然开了一枪,咬赵丰年大腿的那头野猪倒到地上,彻底断气。

  这时,赵丰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额头直冒虚汗。

  “队长——”骆冰扔下枪,蹲到队长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裤,看到上面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无比!“队长,挺得住吗?”骆冰眼睛惊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没事。

  ”赵丰年一张脸痛得扭曲,牙齿咬得咯咯地响。

  这场罕见的人猪大战,野蛮而惨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鸟全被惊飞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这时,山雾散尽,早晨的太阳从树缝里透进来,在树叶上折射光芒。

  “队长,我背你回去!”骆冰把猎枪藏到树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赵丰年站起来。

  她身体负重,明显后退了两小步。

  “不行,骆冰,放我下来。

  ”骆冰咬咬牙,说:“队长,我能行。

  ”骆冰昨天崴的脚还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队长腿上受的伤,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队长的身体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感觉每迈出一步都是艰辛无比。

  突然,她脚下一滑。

  两人滚到路边的草丛中,赵丰年双手抱住骆冰,让她压到自己的身上。

  “队长,你没事吧!”赵丰年躺在地上摇摇头。

  骆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脸贴在队长的胸脯上休息几分钟。

  她听到队长的心脏“砰砰”地跳,声音跟打鼓似的。

  这时,骆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趁机把队长拿下!想到这,骆冰的脸燥热起来,开始对赵丰年下手。

  “队长,你其它地方没事吧?”呃?赵丰年看到骆冰脸颊绯红,细细娇喘,问完这句话,她贝齿轻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这是要干什么?“没事。

  ”赵年年回答。

  “我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

  ”骆冰像没听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赵丰年的身上摸索着。

  不要!赵丰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伤还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对他手,太不是时候了吧!赵丰年无力地闭上眼睛,容忍骆冰手上的疯狂。

  不行!赵丰年睁开眼,猛然抓住骆冰的手,说道:“骆冰,你,你去村里喊人来帮忙,我在这里等你。

  ”骆冰尴尬地笑了笑,说:“队长,我还是背你走吧!”说着,骆冰从赵丰年身上爬起来,在他身边蹲下,让队长爬到她的背上。

  骆冰站起来,双腿微微打颤,她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迈步。

  走出密林,赵丰年看到斜坡上有两个人在割牛草,立即喊过来帮忙。

  这两个村民,一个叫杨老松,一个叫张大山,都是三十多岁了,赵丰年小的时候他们都成年了,所以认得。

  两人也认出赵丰年,所以轮流背他下山。

  最后,张大山把赵丰年背进屋,放在他的地铺草席上。

  “两位阿叔,谢谢你们了!”“不谢,不谢!”杨老松和张大山笑着走了,救了村长一次,他以后一定会报恩的,所以两人心里都乐滋滋的。

  赵丰年发现阿妈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骆冰把他的手机找来,拨打沈瑞雪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许久,没人接听。

  “队长,你等等,我去村里叫医生来。

  ”“不用。

  ”赵丰年在等沈瑞雪回电话,她沈瑞雪就是医生,不用去叫村医。

  果然,过了一会儿,赵丰年的手机响了,是沈瑞雪打过来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贫困户家里。

  ”“快回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被野猪咬伤了!”“什么?”对方挂掉手机,但很快就听到有人跑上楼来。

  “赵丰年,你没事吧?”沈瑞雪气喘吁吁,跑进房间来焦急地问道。

  当她看到赵丰年的一条腿被血浸红了,跑进自己睡的房间拿一个药箱出来。

  骆冰看沈瑞雪为队长处理伤口,她先用酒精在伤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层白药,最后用白纱布包扎好。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这时,骆冰对沈瑞雪说:“队长我就交给你了,深山里还有五头野猪等着我请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骆冰,辛苦你了!”赵丰年苦涩地说。

  “队长,你好好养伤,我去城里一趟就回来。

  ”“好,你小心点!”沈瑞雪听到赵丰年对骆冰的满心关怀,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大号的药针出来。

  “你要干嘛?”“你被野猪咬了,我给你打一针。

  ”“不要!”赵丰年大声说,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对药针他害怕极了。

  “转过身去,把裤子脱下来。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听到赵丰年颤抖的求饶声,沈瑞雪觉得可笑,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一代野战兵王,竟然怕打针,太离谱了!沈瑞雪把赵丰年翻过身去,然后动(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手扯下他的裤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别动!”沈瑞雪一手按在赵丰年的屁股蛋上,举起药针刺下去。

  “阿妈,救我!”赵丰年一声惨叫,沈瑞雪毅然把针筒里的药水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好了,自己把裤子拉上去。

  ”沈瑞雪说着提着药箱走出赵丰年的房间。

  赵丰年翻身来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愤慨,自己还没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这不是借机耍流氓吗?等他腿伤好后,绝不会放过她。

  …骆冰在村里请到十个壮汉,每人付两百元,带领大伙上后山把五头死野猪抬出山,再一鼓作气抬到515国道岔路处,拦一辆货车运往城里。

  当骆冰把五头黑毛野猪运到香格拉大酒店门口下车,从里出走出来一个美女。

  她就是骆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闺蜜,香格拉大酒店的总经理——顾欣怡。

  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长颈,脸上画着淡妆,看上去气质妩媚又不失优雅。

  下面是一条窄裙,刚刚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线,露出来的小腿,套着肉色的薄薄丝袜,笔直而修长,曲线紧绷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货车司机和两个搬运工眼睛都看直了,这样的大美女,就算在这人口600多万的阳光市,也是少见,真是人间极品呀!就冲她这副身材和相貌,货车司机发誓也要进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给我弄来这么多的野味?”顾欣怡比骆冰大一岁,但从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让骆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来的,全部是你的了!”骆冰想一次性处理掉,所以脸上带着笑容,客气地说。

  “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顾欣怡摇摇头,俏脸露出为难之色。

  骆冰脸色一沉,说:“不要吗?”“我最多只能要两头,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场去卖。

  ”呃?要我去卖肉,你顾欣怡也不看看我骆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骆冰冷冷地说,走过去拦住货车司机,大声说:“师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货车司机一愣,他知道野猪肉的市场价,高的时候是每斤80元,最低价也是60元一斤,35元卖给他,是给他一个大便宜呀!他如果让他那几开货车的兄弟分别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买,肯定能对半赚,暴利呀!“好,我要了!”货车司机爽快地说,让几个搬运工到商店里借来一把杆秤,然后把一头野猪扛上去一称。

  “326斤。

  ”货车司机报数说。

  “师傅,你也别称了,平均一头320斤,一共是5头,1600斤,56000元。

  ”骆冰心算相当利害,上小学的时候拿过全市珠心算大赛一等奖。

  他急着把野猪处理掉,好回饮水村去照顾腿受伤的队长赵丰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给表姐顾欣怡一个下马威,看她脸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顾欣怡看骆冰当着她的面把难得买到的野猪肉贱卖,又急又气。

  她这不是跟钱过不去,而是跟她过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抢了她一个布娃娃吗,用得着气到现在吗?再说,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经报了一箭之仇,怎么还这么难以相处呢?“冰冰,你疯了,明明可以卖十万的,你要卖五万…”“我乐意,你管不着。

  ”货车司机趁两人说话,已经跟到银行取来六万块钱,把五万六递到骆冰手上,骆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进背包里。

  顾欣怡眼睛微微泛红,还想说点什么,但已经毫无意思了。

  这时,骆冰的手机响了,她看是苏静初打来的,马上拿到耳边接听。

  “骆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办事。

  ”“怎么,跟男人开房呀?”骆冰眉头一皱,骂道:“我没你那么贱,找我什么事,快说。

  ”苏静初在手机里咯吱一笑,说:“明天飞往新西亚的飞机上有一笔交易,要不要干?”骆冰看了一眼顾欣怡,走到一边去说:“飞机上交易,消息可靠吗?”“绝对可靠,是我花大价钱从他们线人内部得来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现金交易?”“是呀。

  ”骆冰沉思片刻,想到队长赵丰年有沈瑞雪照顾着,回应道:“好,干!通知乔小麦汇合,我马上到。

  ”顾欣怡看骆冰要走,走上去拦住她说:“又要走了,不进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点,别每次都错过赚钱的机会。

  ”去!谁要你给机会了?顾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说:“冰冰,别跟我较劲,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还给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见了。

  ”“不还,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男朋友,交一个我抢一个。

  ”呃?这什么人呀,还表妹呢,你抢我男朋友,我就不会抢你男朋友吗?“不跟你说了,我有事,走了。

  ”骆冰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顾欣怡瞪了一眼远去年出租车,悻悻地走进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钟后,骆冰回到家。

  坐到二楼客厅舒适的沙发里,骆冰把乔小麦和苏静初从房间里叫出来。

  乔小麦在茶几前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三人一起策划行动方案,然后在网上订机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误机。

  ”骆冰说完走下楼,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温泉池里去泡个澡。

  “骆冰,你去哪里?”乔小麦问道。

  “小麦,下来帮我搓背,这两天我累坏了。

  ”苏静初嘴角盈笑,问道:“在酒店伤到了吧?”骆冰白了苏静初一眼,说:“你就知道那事,到国外我请几个黑人弄死你。

  ”“好哇,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呢!”苏静初调皮地说。

  三人走进更衣间换泳装跳进温泉池,乔小麦问骆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骆冰白了乔小麦一眼,你就给我装清纯吧!你们两没一个好东西!三人洗澡后,开车来到到碧水庄园吃晚饭。

  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三人有说有笑,一边吃着山珍海味,一边喝着白酒,经过门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艳羡,就是惊讶。

  这三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都没有男朋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金山村背靠着一座大山。

  山脚下,李达穿着一身老旧道袍,背着柴火慢慢拾阶而上。

  烈日当头,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湿,脑袋也有些发晕,他不得不转向山腰间的小湖,想喝点水休息一下。

  可刚到湖边上,就看见一个不着丝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边的浅水区,轻轻撩起水花,浇在光洁的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诱人,让周围的一 切绿荫美景顿时黯然失色。

  李达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两只眼睛仿佛瞬间扎下了根,极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开。

  女人背对着湖岸,乌黑的长发稍稍挽起,脖颈纤瘦白嫩。

  整个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盘,阳光下泛着一层莹莹的白光。

  再下面,是浑圆饱满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隐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姿态。

  两个臀瓣儿随着女人的动作,一会儿收紧,一会儿又松弛下来,看得李达体内瞬间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道士,眼珠随着女人的白藕胳膊,来来回回的转动。

  他已经忘记了烈日,忘记了口渴,竭尽目力欣赏着自己从未见过的美景,浑然不知女人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两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头,看到李达后,瞬间惊呼了出来,双手捂住了胸前的饱满。

  李达这才回过神,赶紧低下头,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来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不禁红了脸,内心一阵自责。

  “李达?”女人认出了他,眼珠转了转:“好啊你个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诉你师父去!”这可把李达吓着了,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肯定会被重罚的。

  而此时,他也辨别出了女人的声音,赶紧认错道:“翠花嫂子,我错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诉师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虽然翠花嫂子的声音带着质问,但语气里好像并没有气恼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达想要辩解,但又不敢抬起头,双手使劲的摇摆着。

  翠花嫂子看着他那一脸委屈的样子,瞬间气笑了:“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样。

  ”李达哭丧着脸,心里想着肯定要被罚了,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看着李达的憋屈模样,翠花嫂子有些无语,我一个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还撒起娇来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达,上下打量了一下后,开口道:“你刚说,你没有见过女人的身子?”“啊?”李达有些惊讶,不明白她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答道:“没见过,我一个小道士,上哪儿见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吗?”“啊?”李达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发愣的看着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吗?”“没…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达第三次张大了嘴,根本没料到翠花嫂子会这样说话。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还会不会说话了?”翠花嫂子的语气里,带着些愠怒。

  李达吓得赶紧合起了嘴,心里挣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说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过来。

  ”“干……干啥?”李达有些不敢相信。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诉你师父啊!”李达一听这个,赶紧跑了过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气扑面而来,李达下意识的深吸了两下,顿时有些意动,心驰神往。

  翠花嫂子两手捂着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满意李达被自己吸引,调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着的地方啊?”李达看着指缝间,露出的白皙皮肤,呆呆的点了点头。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丝,娇声道:“那你说一句好听的来。

  ”李达挠挠头,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阵白眼,但还是慢慢将手放了下去。

  一对雪白饱满立刻显现了出来,高傲挺拔,弧线圆润饱满,显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达的目光好像要喷出火来,很不得直接贴上去,身体都变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头来,好像是翻身农奴要把歌唱。

  “好看吗?”翠花嫂子的声音变得柔和,甜美软糯。

  李达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愿意浪费一丝的目光,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吗?”李达猛然间抬起了头,有些痴呆的问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并没有说话。

  李达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颤颤巍巍的将手放了上去,这是他十八年来,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体,内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兴奋。

  仿佛无师自通一般的,李达双手覆在那白皙柔软的饱满之上,手指微微发力,感觉那舒服无比的手感。

  渐渐的,他开始整只手轻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动,手上传来一阵柔软滑弹的感觉,奇妙舒适。

  翠花嫂子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一股电流般的感觉袭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头都要变软了一样。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环住了李达,像是在鼓励着他多用点劲儿。

  手上的动作不停,李达的嘴巴缓缓靠近,覆盖在了翠花嫂子的双唇上,开始索取着。

  翠花嫂子的纤细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达隆起的帐篷。

  十八年来一直孤寂的腰间巨剑,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间变得更加凶猛狰狞,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挣脱出来。

  李达发出一声嘶吼,紧紧搂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顶着。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双手拉住李达的腰带,拼命的拉扯着,想要将里面的野兽放出来。

  “李达!李达!你在哪儿?”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极度的不合时宜。

  李达猛然一惊,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停了下来,急忙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坏了…坏了…师父来了…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声音惊得娇躯一颤,但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推开李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穿衣服啊!”两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李达!”翠花嫂子才刚穿上内衣,老道士的声音已经临近。

  李达满脸苦涩,焦急的跺着脚:“怎么办…怎么办…这下被师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边着急的穿着衣服,一边忽然说道:“快,跳进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师父支走。

  ”李达瞬间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万别让师父知道我在这儿。

  ”说完,李达一头扎进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这儿?”老道士同样穿着一身旧道袍,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一小撮胡子,笑着看向翠花。

  翠花赶紧挤出一个笑脸:“这不是听见你的喊声了,来告诉你李达已经回去了。

  ”。

  老道士仔细打量了翠花后,顿时眼前一亮:“你……这是刚洗完澡?”翠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爱女狂欢)还在滴着水,衣服也被浸湿,贴在身上,将玲珑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来。

  脸色微红的嗔怪道:“重阳叔你说啥呢!”老道士重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失态了,失态了,那既然李达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观了。

  ”“好,你快些走,说不定还能赶上李达。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应一声后,急匆匆的转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急着回家把刚才没有尽兴的补上。

  重阳看着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副风景画一般。

  而湖里的李达在听到师父走后,才顺着水流,悄悄的来到了下游。

  夏天气温高,等回到道观时,李达的衣服已经基本干透。

  他来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阳正坐在桌边,等着他一起吃饭。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赶紧过来吃饭。

  ”重阳示意李达坐下。

  李达答应一声,坐在了重阳对面,拿起碗筷,将头埋得很低。

  “我帮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车。

  ”“推车?可翠花说看见你很早就回来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见了阿婆的。

  ”李达不敢看师父的眼睛,低着头不停的扒饭。

  “你慢点吃,师父又不跟你抢。

  ”重阳疼爱的看着这个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对了,徒弟啊,你觉得你翠花嫂子咋样?”“噗!咳…咳…咳……”李达被吓得一下子噎住了,赶紧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虚的问道:“师父你问她干什么?”重阳没有觉察到李达的异样,依旧微笑的吃着饭。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对她的感觉。

  ”李达有些狐疑,该不会是今天的事,被师父发现了吧?瞬间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听见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翘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着师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没有异常,李达有些不明白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细算还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会跟我那个啊,李达心里暗道。

  “哎……一个女人家的,肯定过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怜悯之色。

  “师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翠花嫂子了?”

老王心里大失所望,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让黄琴见识见识他雄伟的尺寸,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骄傲的一点,就拿刘玲玲来说,一开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老王气的差点吐血,怎奈黄琴还笑的十分天真说:“我洗澡的时候都会放一颗泡泡球的,我看你这没有,就只能将就一下用沐浴露啦?怎么样?我很聪明吧?”老王被她气笑了,皮笑肉不笑说:“是啊是啊。

  ”黄琴以为他是不好意思,也没多想,她站起来对老王说:“那我先帮你脱衣服吧,待会水凉了就不好了。

  ”老王自然点头同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还好有脱衣服这个环节,待会有些地方,黄琴不看也得看到。

  可老王最终还是低估了黄琴这个富家女的脑回路,只见她突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剪刀,刷刷刷就将老王的衣服给剪了,几秒的功夫就搞定了。

  至于裤子,在老王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也被她三两下就剪掉了。

  不过有一点黄琴万万没想到,原本她想着,剪掉老王的裤子也不怕,至少他里面还有一层内裤,怎料老王今天压根就没穿内裤!就在黄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裤头的时候,有一根东西猛地从下滑的裤子里弹了出来,毫无防备就弹到了她的脸上,加上老王刚用手发泄过,那些液体有的糊到她红润的小脸上……黄琴顿时就懵了,拿着剪刀愣在原地。

  别说是黄琴,就连老王自己都懵逼了,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他怄的差点吐血,心想这次还真不能怪他,是这黄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老王反应过来之后,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抽了几张纸巾把黄琴的嘴巴跟脸擦干净,他深怕黄琴待会一个激动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关键部位,赶紧找了条毛巾捂住,这才敢跟黄琴说话。

  “黄……黄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帮我洗澡,我一个人在家,想着单手上厕所不方便,就没穿内裤……”黄琴呆呆得站起来,举着剪刀喃喃自语说:“刚刚发生了什么?”老王被她吓得忍不住捂紧他的身下,支支吾吾说:“刚……刚才你剪了我的裤子……”黄琴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她的脸此时比猴屁股还红,脸上写满了尴尬。

  “我……我觉得还是找个护工来帮你洗澡比较好,我还有事,先走了!”黄琴跑得比兔子还快,老王现在没穿衣服,也不能追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心中的女神羞燥得夺门而出。

  老王觉得老天爷简直是在耍着他玩,每次煮熟的鸭子都能让它飞了!没办法,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纱布木板,穿好衣服,又等了半天,见黄琴也没给她打电话,这才忍不住了,给她发了条短信。

  他短信写着:黄琴,对不起,今天这事真的是意外,我没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我可以发誓!但是黄琴没有回复,他心里越发着急,忍不住又发了几条,但依旧像石沉大海般了无回音。

  最后老王忍不住了,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但也无人接听。

  老王这些确定了,黄琴在逃避他!这会老王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这下又全崩塌了!可这次老王是真的冤,虽然他做梦都想糊在黄琴那水润动人的樱桃小嘴里,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能“实现”啊!!这下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一连等了好几天,都不见黄琴回他的短信,他也不敢再给黄琴打电话了,怕她觉得是在骚扰她……最后老王实在坐不住了,心想得找个人打听一下黄琴的消息。

  老王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刘玲玲,但想从刘玲玲的口中知道黄琴的消息,就必须先解决好之前答应过她的事。

  想到这,老王毫不犹豫拨通了李成的电话……两天后,老王约了李成跟刘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见面。

  老王对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个七七八八,他知道李成最喜欢这种日本调调。

  所以,他特意提醒刘玲玲,要穿那种日式一点的衣服。

  可他没想到刘玲玲这么上道,老王见她走进包厢的时候就惊呆了……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看来平时岛国片也没少看啊!老王悄悄瞄了旁边的李成一眼,见他两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那口水哈喇子都差点掉下来,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将刘玲玲弄个死去活来。

  成,不用问了,这事十有八九会顺利的!老王暗暗朝刘玲玲睇了个赞许的眼神,同时忍不住像李成一样打量她。

  这刘玲玲果然一点就通,他只跟她提过李成喜欢那种日式的风格,她就弄了这么一身水手服穿。

  而且这水手服还是特意改过的,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围,变成了露肚脐的紧身衣,领口也被她改过,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撑爆一样。

  下半身那就更离谱了,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好像还没穿内裤,不过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裤。

  也不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将她拖进小巷子就地正法?老王心想,以后谁要是娶了刘玲玲当老婆,这头上的草原估计能赶得上呼伦贝尔大草原!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老王是看出来了,李成就挺爱她这款的。

  刘玲玲学着那些日本女人一样在榻榻米上跪坐,见李成的眼睛都没离开过她的身上,心下暗喜,表现得越卖力。

  她伸出芊芊玉手给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那手法,显然是学过茶艺的,那优美的姿势看的李成那西装裤都快被撑破了。

  老王瞅着这形式,心想这两人没准待会就得忍不住在这包间来一发了,他暗暗羡慕李成,同时也再次明白有钱有权的重要性……就连李成一个小小的监考官都有这样的美女自动送上门来献身,要是他还能再往上走,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要上他的床?可老王不知道,再过不久,他就能鲤鱼跃龙门,赶在李成前面,一夜之间挤进权贵的世界,同时也离他的女神越来越进……包厢这头,老王负责简单地给两人互相介绍一下身份,又有一搭没一搭陪着聊了几句,看着两人越来越嫌弃他的眼神,就赶紧找了个尿遁的借口溜了。

  后来他悄悄折回去,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毫不压抑的叫声,他下腹一紧,忍不住趴在门缝向包厢里看去。

  就见李成将刘玲玲压在饭桌上,两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只有刘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来。

  李成动作激烈,刘玲玲被撞得七荤八素,胸前剧烈晃动着,两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响,但很快就被刘玲玲的叫声淹没了……老王看得眼睛冒火,忍不住靠在门外,将手伸进了裤裆里。

  好在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他定的是这里最偏僻的包厢,这里还是监控的死角,他在这大大方方偷窥了好一会都没人发现。

  老王纾解完之后,见包厢里还没完事,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压不住了,赶紧提上裤门撤了。

  第二天,老王又单独约了刘玲玲见面,他心想这么多天过去了,总算是能问到黄琴的消息了。

  老王约了刘玲玲在一个很普通的饭馆见面,刘玲玲昨晚估计是被李成折腾狠了,这会走路的姿势都十分怪异。

  她坐下来无精打采看着老王说道:“王教练,又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我刚从李成那回来,赶着回去睡觉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老王也不跟她废话了,单刀直入问:“我就是想问问你,黄琴最近都在干嘛?”刘玲玲撑着太阳穴看他,打了个哈欠才懒懒道:“怎么,你最近惹黄琴生气了?”老王很诚恳得点点头,但也不说为什么生气。

  刘玲玲咯咯直笑,笑了半天才说:“王教练,我觉得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我们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穷屌丝。

  老王脸色一沉,瞪了刘玲玲一眼,只强调说:“你只需要告诉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别的不用你多说!”刘玲玲耸耸肩,也不急着说,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她抽了一根递给老王,老王没接,她就自己叼进嘴里。

  狠狠吸了两口烟之后,她才说:“王教练啊,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气,她原不原谅你,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她要出国了。

  ”老王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住了,过了半响他才说:“你刚才说什么?”刘玲玲单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如斯性感。

  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烟,就着朦胧的烟雾,缓缓说道:“她学的是服装设计,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国进修,这个月月底就要走啦!王教练啊王教练,如果以前你还能自欺欺人,这一次,你也该认清你们两之间的差距了吧?”老王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两眼无神道:“什么差距?”刘玲玲勾唇一笑,手上的烟在烟灰缸的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一字一句道:“当然是——钱的差距啊!”老王浑身一震,半响无语。

  是啊,黄琴是住在大别墅里的白富美,她家里有钱、有权。

  她可以去美国甚至任何国家读书或者玩乐。

  可他只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屌丝,奋斗了二十多年,如今还只是一个教人开车的小教练,他买不起大别墅,更买不起豪车,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追得到黄琴呢?老王整个人都萎靡了,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不堪过,他觉得刘玲玲说得很对,他跟黄琴之间最大的差距,归结起来就只有一个字——钱!刘玲玲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熟稔的语气像老朋友一样拍拍他的肩膀道:“老王啊,其实我挺感谢你这次帮我的,虽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但我也瞧不起你啊!我们都一样,都瞧不起没钱人,却没想过,我们自己本身就是没钱的人。

  ”见老王被她说得脸色更难看了,她想了想,只能转移话题说:“你知道我跟黄琴是怎么认识的吗?我们两是在酒吧认识的,黄琴是为了去找她哥,后来被人在酒里下了药,要不是我提醒她啊,你那清纯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老王惊讶地抬起头看她,没想到刘玲玲跟黄琴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的,只听刘玲玲又道:“你别以为我跟黄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钱,她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想给我钱,可我一分没要啊,我这人只拿男人的(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钱,特别是渣男的钱,有多少我榨干多少!”老王实在想不到刘玲玲原来是这样的“女中豪杰”,心里对她还是有所改观的,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问:“那你知道黄琴具体几号走吗?”刘玲玲愣了一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咬牙切齿说:“老王啊,我说了这么大半天,你还不死心是不是?”老王苦笑,心想那可是他做梦都在想着的女神,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至少也要见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321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98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1677.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3780.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2938.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7610.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571.html

https://www.custommessagebracelets.xyz/twc.aspx?3064.html